香港马经一尾中特 推荐一尾中特平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神算子一尾中特期期准 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彩霸王公式一尾中特 公式规律===一尾中特 一尾中特资料 一尾中特的网站 一尾中特期期准百度 精准一尾中特 一尾中特性 2015精准一尾中特 香港一尾中特平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纏繞墊片工廠 石墨墊片制造
金屬墊片生產
高溫密封產品
高溫密封產品

金屬墊片生產 新聞中心 石墨墊片

北大自考生殺童案

 

  童樂樂被殺時,還有3天就滿12歲了。

  也許樂樂在臨死之時都不明白:這個戴眼鏡的大哥哥說到他家拿小烏龜,怎么忽然間就變了臉,拿著繩子勒向自己。

  殺害樂樂的“大哥哥”叫連勇,是一個被認為內向、不愛說話的老實人。可惜,這個“老實人”的一次沖動,卻帶來了兩個家庭永遠的苦難與淚水。

  是什么原因讓北大自考法律本科畢業的連勇犯下如此不可饒恕的罪行?從天之驕子到殺人惡魔,連勇的人生和心理經歷了什么樣的變遷?

  “我相信努力就會有希望”

  1981年,連勇出生在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于集鎮連海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他是這個家庭迎來的第四個孩子,也是唯一一個男孩兒,父母格外疼愛他。但是,父母的疼愛并沒有使連勇過多享受幸福生活。因為連海村比較貧窮,遍地都是堿花,糧食長不好,村民的生活也就不富裕。村里但凡有點兒本事的人,都一門心思往外走。

  連勇也不例外,為了實現“鯉魚跳龍門”的轉變,他把心思全放在讀書上,從小學到高中成績都是前十名。然而,連勇的運氣并不好,連續兩年高考,成績都僅夠專科的分數線。最終,連勇選擇了一所民辦院校——北京科技經營管理學院。

  走進校門的那一刻起,連勇就下定決心,自己要通過自學考試迅速拿到本科學位,以此證明自己的能力。連勇說到了,也做到了,他用最短的時間拿到了北京大學自考法律本科學位。

  2006年,連勇懷揣著北大的畢業證走向了社會。當時連勇心想,盡管這個學歷是自考的,但是也是國家承認的,而且很多人認為自考的含金量比較高。所以,對于找工作,他還是挺有信心的。然而,現實給了他迎頭一擊:他想找律所從事法律工作,但自己還沒有取得司法考試資格證書;想去好一點兒的公司,可自己的學歷和專業并沒有什么優勢。

  盡管如此,連勇還是決定留在北京,一方面是為了自己的女朋友,另一方面他覺得北京發展機會多,希望能夠在這里打下一片天地。

  為了留在北京,連勇先就職于一家房產公司從事營銷工作。可是沒多久,他發現這份工作沒有太多的含金量,而且自己內向的性格并不善于和客戶打交道。一年后,他跳槽到一家規模較大的IT培訓企業工作。當時,連勇對自己還是很滿意的。

  連勇工作了近四個年頭時,他和女朋友開始盤算結婚了。兩個年輕人憧憬著攜手努力,在北京構建屬于他們自己的小家。為了省錢,連勇租住在京郊昌平區的一個村子里,每天上下班的時間大約要4個多小時。

  生活雖然艱苦,但連勇相信,“努力就會有希望”。

  “我感覺自己沒有被承認”

  正當連勇以為自己的生活可以經過努力慢慢好起來的時候,生活對他的考驗卻接二連三地襲來。

  先是工作。連勇在IT培訓公司主要做銷售。他所在的市場渠道部負責通過代理招生和其他渠道的形式拓展客戶。可是,不善言談、難以開拓關系、又沒有什么特殊穩定資源的他,很快在自己所在的部門和小組考評中排到了末尾。部門領導表示需要根據他的表現進行崗位調整,盡管他希望能干好,可最后的結果還是自己被迫離職了。

  離開公司,連勇將目光投向了之前聽說過的中小學家教市場。他琢磨著,如果可以,自己辦個家教輔導班,將來甚至可以擴大為一個教育輔導學校。可是由于生源一直不穩定,連勇的家教輔導事業也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他不僅得負責給自己的家教業務貼小廣告,還得到處聯系生源、接送一些小孩子、輔導小孩子做功課等。

  眼看著創業不行,連勇想到了不管怎么樣自己還頂著北京大學法學本科的帽子,那么堅持考一考司法考試,如果能拿到司考的資格證,自己的事業馬上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沒想到此時,女朋友家也給連勇亮明了態度:買房、買車、彩禮10萬元、通過司法考試,這四個條件,連勇必須一個一個兌現,實現順序可以有先后,但是必須都得落實。

  連勇明白,自己收入不穩,女朋友家提出的這四個條件,每一個對自己來說都是難關。可是,為了保衛愛情,自己就是壓得吃不消,也得奮力去爭取。于是,連勇把努力的重心放到了司法考試上。他覺得司法考試不用花太多的錢,而且一旦考過了也可以帶動其他幾個條件的實現。可是,不知是連勇自己連年來為了生活疲于奔波沒能靜心讀書和備考,還是自己的運氣實在太差的緣故,他在2009年的司法考試中敗北。不久后,女朋友也向他提出分手。

  連勇一直努力地堆著笑臉,可是女友及其家人卻并沒有給他好臉色看。因為眼看著連勇當時已經28歲了,這個年齡如果再看不到成功的希望,那么女友選擇和連勇一起生活,他拿什么來養家糊口、呵護妻兒老小呢?

  連勇的心也是一片凄涼。其實,司法考試的失利只是一個導火索,關鍵是他的心在流淚,他覺得自己在北京一晃都飄忽了七八年了,可是仍然一無所有。特別是女朋友棄他而去,心底的那種失敗、那種痛楚、那種絕望,一下子把連勇給打垮了。

  之前就比較內向的連勇,此時更不愛說話了。與女友分手后,他切斷了與家人的聯系,原來差不多每周還給家里打一兩次電話,簡單問問家里父母和奶奶的身體情況,說說自己很忙還很好的情況,現在他連這樣的電話都不打了。而且慢慢地,悲傷郁積,連勇感覺無人可以傾訴,整夜失眠,這種壓抑的情緒在他的心里沉積了好久。

  連勇的心情由失意到絕望,性格也從內向變得暴躁。他每天睡眠特別少,做什么都力不從心,甚至去菜市場買菜都能跟人吵架。一直到案發后,連勇都還深陷在自己的這種失落情緒里。他表示,“當和女友分手后,我的情緒開始變得很容易沖動,經常想不開,感覺自己在這個社會上沒有被承認,對比上學時的光環,感覺心理落差很大,整個人變得不是特別正常了”。

  “連小孩子都欺負我”

  就這樣,連勇垮了,性情大變,變得更加封閉和暴躁。然而,生活并不會額外去眷顧失意的人。

  連勇在北京的生活壓力依然存在,甚至可以說,壓力變得更大了。他的收入很少很不固定,但是北京的房價卻在迅猛增長,連他租住的城中村房子的租金也漲了不少。房東通知他,要么趕緊繳納漲價后的房租,要么就搬家走人。

  此時的連勇,連吃饅頭都需要省著吃,哪有能力支付上漲的房租。于是,他決定再去找一個便宜一點兒的房子。可是,他走在街上卻神情恍惚,不小心碰到了一輛車的反光鏡,當即被車主罵了一頓,還險些挨打。這件小事如果在過去,也許他給人道個歉就過去了。可是現在,他卻窩了一肚子的火,心里長期憋著的那種酸楚和憤懣在發酵。

  2010年11月14日下午,連勇接著出去找房子。他剛出屋門,在小胡同里,幾個孩子正歡快地奔跑著玩鞭炮,一個放鞭炮的孩子不小心碰到了他。這個孩子就是童樂樂。樂樂當時只顧追著別的小朋友玩,沒給連勇道歉就跑開了,這讓連勇很生氣:“任何人都能欺辱我,連小孩子都欺負我!”連勇決心找到這個孩子,讓他給自己道歉。

  一個多小時后,連勇找到了樂樂。他假意微笑著對樂樂說:“哥哥家中有兩只小烏龜,因為要搬家了,送給你好不好?”平時好奇心比較強的樂樂一聽就答應了。于是,連勇便將樂樂騙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內。

  “說!你剛才為什么撞我?”進屋后鎖上房門,連勇兇相畢露。在得到孩子不記得是否撞過自己的回答后,連勇又接著發問:“你撞我了還不承認?你是不是應該跟我道歉?”樂樂稱自己不記得了,連勇大怒,開始打孩子。

  樂樂被嚇得大叫起來,這也讓連勇感到害怕,他怕別人說他欺負小孩兒。看著孩子越哭聲音越大,連勇覺得這孩子出去了肯定會告訴家人,那樣自己的麻煩就惹大了。于是,他從屋里找來一根繩子,死死地勒住了樂樂的脖子。他還用手捂著樂樂的嘴巴。孩子掙扎了一會兒,便沒了動靜。

  殺死了孩子,連勇的心慢慢平靜了。這個時候,他倒沒有之前心底郁結的那種憋屈、沮喪和報復心理了。他關好房門,到附近的小樹林里呆坐了兩三個小時。

  接著,他開始琢磨怎樣處理后續的事情。經過一夜琢磨,他決定將孩子的尸體悄悄地帶出去,并埋藏在附近沙河地鐵站鐵路橋下的草叢里。他覺得那里比較荒蕪,野草長得比較深,尸體很難被人發現。

  “我做的不是人做的事”

  將樂樂的尸體處理完畢后,連勇并沒有著急逃跑。因為他看到并沒有人迅速找上門來,而且他心里又產生了一個念頭:我殺了人,反正也是死,干脆弄點兒錢,就算是要跑,也需要錢。于是,連勇想到了從樂樂的父母那里敲詐一筆錢再逃。

  因為樂樂的失蹤,樂樂家里已經亂得像一鍋粥了。樂樂的父母是江西人,前些年也在北京打工,近年才在昌平開了家個體超市,每天賣些日用百貨,樂樂是家里的獨生子。

  希望敲一筆錢的連勇拿出一張A4紙,在上面寫下“想知道孩子在哪里,發送短信到158****1779”,并將紙塞在了樂樂父母經營的連鎖超市門前。

  很快,樂樂的家人發來短信,詢問孩子所在。連勇在短信中告訴對方,“你的孩子在河北,很安全,請放心,你打算用多少錢換回你的孩子?”后來,他又發短信,“警方是幫不了你的,我要15萬,拿到錢后5個小時之內,我會讓你看到孩子”。最終,樂樂的家人在向警察報案后,在警方的安排下湊夠了錢,雙方約在昌平區滿井橋附近見面。

  11月22日,一個戴眼鏡、短頭發、文靜的大男孩兒走進了事先約好交錢的地方。這個人便是連勇,他被事先埋伏的警方抓獲。

  在連勇被拘后的幾個月里,樂樂的家人一直陷在悲痛中。而他的父母也由警方通知了案發的情況。不過比起樂樂的父母,連勇的父母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平靜,連勇的父親每天都去地里看自己種的樹,而母親也一直在天津打工。

  2011年6月16日,是連勇案件一審開庭的日子。開庭現場,樂樂的母親哭得暈倒在地,樂樂的父親捧著兒子的照片一言不發。當他們看見連勇被押上法庭時,紛紛沖上來要撕扯連勇,憤怒地表示要殺掉這個勒死他們兒子的儈子手。

  在開庭陳述時,連勇痛苦流涕:“我之前做的不是人做的事,如果我有幸活命的話,我會做一個人,會徹底地改造;如果我還能出來,我會給樂樂的父母養老。”可是,樂樂的父母卻憤怒地表示,他們根本不需要連勇養老,他們需要的是判處他死刑。樂樂爸爸大聲說:“我們不要你的錢,我們要你死!”樂樂媽媽則跪在法庭中間,高舉兒子的遺像,“多么天真可愛的孩子啊,我們要殺人者償命”。

  開庭時連勇的父親也在現場,那是連勇案發后他第一次見到兒子。對于連勇的事情,他并不愿意多說,只是表示殺人就該償命,目前只想平靜地等待法院判決。“我家還有80歲的老母親,既然兒子指望不上,我只想讓老母親安靜地過完余生。”連父說。連勇80歲的奶奶在老家聽聞孫子的事情后一言不發,只是落淚。一同出庭旁聽的連勇的姐姐則下跪向樂樂的父母致歉。

  7月21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連勇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敲詐勒索罪,判處連勇有期徒刑5年;數罪并罰決定對連勇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在民事賠償方面,法院判決連勇賠償樂樂家人經濟損失60余萬元。

  宣判后,樂樂的母親當即痛哭起來,她指著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連勇說:“我家孩子與你無冤無仇啊,你這么做三輩子也還不起……”樂樂的其他親屬中有人握著拳頭試圖沖上前打連勇,被阻攔后,樂樂的親屬表示愿意放棄60萬元的賠償,只求能讓連勇“速死”。

  在被送回暫看室后,連勇拒絕了媒體的采訪,他指著自己的嘴巴,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想說話。





聯系信息
慈溪紅葉密封制品有限公司

地址
工廠:中國寧波慈溪市坎墩工業區順泰路499號
營銷部:慈溪市科技路18號智慧谷科技廣場1幢19層1906室

郵編:315300
電話:+86-574-63896038
傳真:+86-574-63800036
網址:http://www.owfub.live
電子郵箱: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六合惠泽社群提供一尾中特平
香港马经一尾中特 推荐一尾中特平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神算子一尾中特期期准 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彩霸王公式一尾中特 公式规律===一尾中特 一尾中特资料 一尾中特的网站 一尾中特期期准百度 精准一尾中特 一尾中特性 2015精准一尾中特 香港一尾中特平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光大时时彩 山西省11选五开奖 辽宁12选5前三五码走势图 福彩快三安卓官方下载 11选5历史走势图 中超联赛 金沙送58元彩金 排列七开奖公告 牛牛透视挂先试用链接